三节课首页
老外们居然也沉迷微信不可自拔!
谢宝树    2017-10-10 22:23:39

 

查看原文:>戳这里<

译者:谢宝树

校对:姚帅

 

微信在中东、巴西、印度和东南亚似乎更流行一些

有人在Quora里问了一个问题“对于中国人不可或缺的微信、QQ,在海外有多少用户呢?”

有位答主的回答如下——

 

当然用啊!毕竟,微信刚来到西方市场的时候,可是广受欢迎的,我就从这儿快速进入正题吧。

从我用的“摇一摇”来看,微信在中东、巴西、印度和东南亚似乎更流行一些。但是,让我们来看看一些真实的统计数据吧:

 

通过DMR(一个外国网站)提供的数据,Wechat/微信

  • 有11亿注册用户
  • 有7.26亿月活
  • 有5.7亿日活
  • 有7千万海外用户

这仅仅让我们对微信的用户规模有一个概念。现在我们看看下面这张图片:

 

 

对于QQ来说,有一个QQ的国际化版本叫QQi(QQ国际,QQ International)。然而,QQi可以通过简单点击一个消息就可以把它从中文翻译成英文,总的来说,这个app与原始版本的QQ相比,缺乏太多功能,这和微信完全相反。你也可以下载微信和QQi,然后你就会发现腾讯经常更新微信,而几乎从未更新过QQi(如果幸运的话,可能一年更新一次吧)。不管在哪,微信的用户增长看起来都完全不可思议。它在哪都会增长。现在,腾讯已经不在乎微信是不是国际上领先的社交媒体平台了,反之,它只聚焦于增长,通过修修补补来获得更多的增长。

 

总而言之,微信在世界即时通讯市场范围内明显是领导者。但是,对于QQ,在可预见的未来,我认为它的海外使用者不会获得多少关于这个app的信息。

 

微信正在占据我的生活

而作为一个普通用户,一个华裔美国用户才用了两天微信,就表示完全上了瘾,这是她的体验报告:

 

Hi,我的名字叫Sonia,我正沉迷于微信。

 

 

 

手机只有3%的电了,你知道原因的(沉迷微信,无法自拔)。

我不想接受这个讽刺性的事实:我一直在拖延这份忏悔。但是...在我顿悟了这件事之后,我已经连续两晚沉迷于微信了。我坐下来,准备开始忏悔——但是最终,我前两晚清醒的时间全都在玩微信。我知道,这真是太讽刺了。

 

但是一切都晚了,我无法自拔了,别指望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会不玩微信。

 

我是一名美籍华人,今年五月毕业于波士顿大学。我决定来到中国生活工作,和典型的外籍人士一样,我也碰到了语言障碍。

 

还有什么障碍?微信“瘾”。

 

听着,你们外国人很可能沉迷于Twitter,Instagram,Snapchat,甚至是Facebook——然后你发现只要手机在身边,你会不停查看这些app。但是在中国,没有VPN,微信就是一切。

 

无论我们是从哪来,无论我们是做什么的,只要我们打算在中国待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我们就得有一个微信账号,就像我们会有人民币一样。从某种角度说,微信就是我们的通用账户。不夸张地说,各种支付都可以用微信搞定,从一杯奶茶到Uber约车。你问我为什么?我刚刚才通过微信支付了三个月的房租。

 

事实就是,我认为自己已经被同化地很好了,尽管还是有一些会让我震惊的特定文化和随之而来的打扰。所以,你也许会问了,到底是什么让我准确“意识到”我对微信的沉迷?我的意思是,如果每个人都和我一样沉迷于微信——我不断玩手机,在公共场合对着手机说话——这个没法用中国文化解释,肯定有点别的什么原因。

 

在我顿悟的这个晚上,我洗了个澡。我才没有洗澡的时候都带着手机——虽然我也许会这么干。我发现自己看着水槽旁边的手机,试图透过有雾的玻璃看到刚刚接收的微信通知。

 

突然,我清楚地意识到——真让人痛苦——我的沉迷是多么荒谬啊。

 

 

和我一起沉迷微信吧!加我微信号:soniasu_

 

微信只是个app,我想说我们真正沉迷的是归属感

 

在归属感的掩饰下,在这个技术驱动的社会,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人际交往。我知道。中国是一个人口数以十亿计的国家, 并且人口正在增长(独生子女政策已经废除),在这里,没人是特殊的,除非你是习主席或者马云爸爸。我们马上就能轻而易举地被代替。

 

我已经不是在印第安纳州或者马里兰州了。这是广东省广州市,如果你不想和我说话,你可以划动你的微信联系人列表,同时去和多个好友聊天。看看朋友圈,在朋友圈里发发状态。预定上门美甲服务,预定一个厨师上门做饭然后让TA给你洗碗。一边消化美食一边去淘宝逛逛,和你的母亲视频聊天。在意识到自己已经通过微信的这些操作把流量用完之后,去充值个流量套餐。最后,你还可以给朋友发个红包。

 

我是在描述一种真实的场景,至少是对于数以十亿计的微信活跃用户一些可能的选择。

 

从某种程度上说,作为一名在中国的ABC(ABC:美籍华人),对我们来说更糟糕的是,如果没有微信,我们的生活只会靠得更近。我们,我,之所以会有这种痛苦的领悟——完全是因为在这样一个庞大的社会,我们发现自己缺乏足够的归属感,我们渴望从微信中获得归属感。

 

今天采访完外国人之后,我问他们有没有微信,自然而然地以为他们会说有然后我就能让他们用手机扫描我的二维码了。

 

唉,这真的打击到我了。

 

除非住在中国(或者是精通技术的全球公民),不然微信也不过是另一个聊天应用而已。一个上海经理曾经这样形容:

 

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用微信,一种不用。

 

“是否沉迷使用微信”或者“需要更多现实生活中的交往”,坦白地说,或者是我这种类型“没有现实生活中的朋友”,是否“用微信”取决于上述三个评判标准。

 

好了,我要去回我表弟的的语音消息了。

评论(0)
阅读(588)
文章评论

请您,再发表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