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节课首页
「深度分析」CEO休假,二把手离职,Uber终于实现了“无人驾驶”
付晓萌    2017-06-15 10:09:34

 

 

据凤凰科技称,昨天,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一封电邮中向员工表示,他将休假一段时间,以缅怀最近过世的母亲和弥补在领导能力方面的缺陷。

 

同时,卡兰尼克几个亲信的职务也被解除。卡兰尼克表示:

如果“Uber 2.0”想要取得成功,那么我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要建立一个领导团队。如果我们要做好 Uber 2.0,那么我就要选做好“特拉维斯 2.0”,成为一个公司需要、也值得你们拥有的领导。

 

具体休假时间,卡兰尼克并没有透露,也没有指定新的管理者。但即使卡兰尼克的休假是暂时的,对于硅谷创业公司领域来说也无异于晴天霹雳。Twitter上也有网友评论称:

没了高管的Uber,堪称一家真正的“无人驾驶”公司。

 

近段时间,Uber一直就负面新闻不断,这和Uber的企业文化有关,更和CEO卡兰尼克的行事风格有关。卡兰尼克的休假,可能也预示着Uber将重新塑造自己的企业文化了。

 

在36kr今天推送的《Uber CEO卡兰尼克无限期休假,丑闻缠身的公司开始重启》一文中,作者@韩洪刚 称“前进,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这句话是他风格的写照,“增长高于一切”是卡兰尼克的信条。对其他事情他都漠不关心,无论事关道德法律,还是危及公司形象。

 

关于卡兰尼克的行事风格,以及Uber野蛮式的成功,作者列举了自2009年Uber成立以来,卡兰尼克驾驶着Uber所走过的道德和法律的灰色地带。

 

 

  • 2009年,卡兰尼克在没能拿到相应的许可和执照,也并不满足出租车营运规定的前提下就标榜UberCab(后更名为Uber)是一家新的出租车公司,并在政府阻止之前已经铺开宣传,大肆扩张;

  • 使用“灰球”来哄骗执法者。这项技术可以识别执法者,并对他们展示虚假内容,隐藏司机和车辆的位置。在一些地区,Uber 依然被视作非法,这一技术可以避开执法者;

  • 2014 年,印度一名 Uber 司机强奸了乘客,一些人公开批评Uber在确保乘客的安全方面做得不够。这起事件发生后,德里政府在本地区禁止了 Uber 服务,但公司之后恢复了经营;

  • 2015 年,苹果 CEO 蒂姆·库克(Tim Cook)找到卡兰尼克,批评卡兰尼克窃取 iPhone用户数据,并欺瞒苹果工程师,并说倘若 Uber 不停止这些行为,将把 Uber 从苹果下架。卡兰尼克很快做出了妥协;

  • ……

 

如果说以上都还不算是真正的危机,毕竟2016年Uber获得了680亿美元的估值。那么,今年2月份的性骚扰事件,则把Uber推向了风口浪尖。

 

  • 今年2月,Uber 一名员工公开公司内部的性骚扰事件,震惊了科技圈。(前Uber女工程师在自己的博客文章中,控诉Uber公司存在的办公室性骚扰、办公室政治、男性至上等恶劣的公司文化,一时间将Uber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 3月份,《纽约时报》曝光 Uber 采用 Greyball 技术,欺骗执法部门;

  • theInformation 曝光卡兰尼克和其他高管与 Uber 员工光顾了韩国的一家应招酒吧,在酒吧里,客人可以花钱请人陪酒;

  • 近日,伦敦发生恐怖袭击,人群疏散时候,Uber 依然采用了“峰值加价”策略,这被指责为趁火打劫;

  • 四月,媒体曝光 Uber 在 Lyft 中植入间谍程序,设法从 Lyft 那里拉走司机,获取更多的订单;

  • …...

 

受各种丑闻的影响,Uber的高管团队开始动荡,顾客和司机也在流失,2月份Uber员工曝光性骚扰之后的当周,Uber 订单数量锐减 10%,与此同时,竞争对手Lyft 的下载量也在短时间内大幅增长。

 

公司经营面临困境,投资人的决策也有所动摇,Uber 的估值已经跌落到 500 亿美元。

 

似乎,Uber必须要通过重塑企业文化,才能缓解这一系列危机了。那么问题来了,同样一套企业文化,为什么可以引导着Uber逐渐发展壮大,却无法和Uber共享荣耀呢?这就要牵扯到一个哲学题了:怎样把握事物的内部矛盾和外部矛盾?

 

作者@纪振宇 在腾讯科技推送的《创始人请长假,Uber的危机就能解除吗?》一文中认为,最开始的时候,Uber需要去冲击传统的出租车行业,所以它是以一家凶猛的颠覆者姿态出现的,这没毛病。

但随着市场规模的逐步扩大,估值日益攀升,其面临的主要矛盾也逐渐从外部转移回到了内部,其公司管理的弊端日益暴露,过去横冲直撞、一切以完成业绩目标为导向的文化价值观,在现如今的阶段下,已经难以维系,站在700亿美元的估值关口,Uber要想获得下一步的大发展,必须从内部进行改变。

 

在《Uber高层大震荡!CEO休假,二把手离职,多米诺骨牌被推翻》一文中,@硅谷密探 也认为,Uber在2017年仿佛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一连串的负面事件爆发是内外部因素共同影响的结果。

 

外部原因:

Uber此前坐火箭般的高速发展暂时压制了其它负面消息的发酵,诸如性骚扰、司机背景审核不严格乃至不公平竞争手段,都被轻描淡写地忽视了,“经济发展”暂时成了缓解一切难题的良药。

但2016年Uber再未拿到大手笔投资,今年4月份的融资并未公布任何细节。加上8月份Uber难敌滴滴打车,退出中国市场,失去了一个支撑其天价估值的重要支柱。

这只独角兽已经长到了鲸鲨般的体积,高增速逐渐放缓,接着就会停止,但它仍然看不到高盈利、赚大钱的希望,已经有人开始质疑其模式可行性。一旦利好消息不再,质疑声起,那么此前被忽视的问题,就被搬上了媒体头条版面深入讨论。

 

内部原因:

Uber是狼性的。长久以来,卡兰尼克的强硬作风,和Uber“不惜一切代价争取胜利”的企业文化名声在外。这种以结果为导向的风格,让公司内部弦绷得很紧,员工尔虞我诈,“利用各种手段”完成绩效。

 

内外部各种问题的涌现,使得Uber已经不是当年的Uber了,怎么办?换血。@纪振宇 指出,高管大换血和重塑企业文化是目前解救Uber危机的唯一良方:

对于不良公司文化的养成,作为创始人的卡兰尼克自然难辞其咎,这位以侵略性性格著称的创始人,亲手创造了一个全球最大的“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又差一点亲手毁掉它,这家估值700亿美元的公司,几乎已经到了土崩瓦解的边缘,创始人以及高管团队的大换血以及公司文化的根本性重塑,目前来看或许是解救Uber危机的唯一良方。

 

顶级管理和咨询公司 A.T. Kearney 主管迈卡·阿尔珀恩(Micah Alpern)也称:

在我看来,他们需要的不只是一种文化上的改变,而是要从头开始创建一套全新的文化。

 

要重塑一个企业的文化,何其困难,尤其是这种被CEO行事风格影响深远的企业,想要改变就更痛、更艰难了。但又有一种说法认为,卡兰尼克的离开对 Uber、对他自己未必不是件好事。

 

在爱范儿今天推送的的《CXO 全没了,Uber 今天成了一家“无人驾驶”的公司》一文中,作者@陈诗蔚 称,创始人在董事会要求下离开公司,Uber 并不是孤例。

 

以当年乔布斯离开苹果为例:

John Sculley 一直被外界称为“把乔布斯赶走的人”,他和乔布斯的恩怨曾是硅谷乃至全球科技圈最著名的八卦,但其实,乔布斯当年出走的原因更多是他主导的产品失败,导致公司经营不善,又和董事会起冲突,最后才出走的。

多年后 John Sculley 在一次和李开复的对话里说:乔布斯一直都是天才,在很多问题上都很有远见。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当时非常年轻,可能判断有误。就像任何地球人一样,孰能无过……经过这些挫折和学习,乔布斯成为了一个更谦逊的人。

 

而现在,卡兰尼克也面临了困境。因为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反省言论并不能让外界相信 Uber 有决心做出改变了。只有离开,让职业经理人担任 CEO 一职,才能修复 Uber 的公众形象,这也是当下最适合 Uber 发展的抉择。

 

诚然,这样的改变或许会让公司暂时“失控”,但是阵痛换来新生,现在的改变也还不算晚。卡兰尼克给了Uber生命,亦陪伴着Uber走过了风雨,Uber所取得的成绩,卡兰尼克功不可没,相信经历了大换血的Uber,能够变得更加有担当,也更能抵御内外部的种种动荡。

 

因笔者专业知识水平有限,本文关于此事的理解不确保完全正确。如果其中一些地方解读有误,还请各位看官指正。(完)

 

本文作者付晓萌,三节课新媒体运营喵。更多内容,请关注三节课(微信公众号:三节课),一所互联网人的在线大学。这里有成体系的线上课程,有挑战的线下实战活动,以及有深度的产品运营观察+评论。

评论(10)
阅读(1077)
文章评论

请您,再发表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