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译文」跟Airbnb 的 001 号员工聊聊
罗量    2017-09-12 00:02:13

在学习中,输出是最好的输入,三节课希望每位同学都能通过思考和总结产出一些内容,所以组建了几个内容生产小组。

「精选译文」这个新的栏目就是由11位三节课同学组成的翻译团队,他们会定期精选国外有关产品、运营、商业、设计的文章,并加以独家翻译,希望带给你一些新的视角。

原文链接: > 戳这里 <

原文作者:Craig Cannon

原文标题:Employee #1: Airbnb

译者:罗量,锤子科技产品经理,生性浪荡的产品经理。公众号:罗量说。个人微信:andaluoliang。欢迎来撩~

点击揭秘神秘的【翻译团队】

 

 

001 号员工系列是高科技公司早期员工的人物专访,分享一些往往不为人知的故事。

 

尼克·格兰迪是 Airbnb 的第一个员工。他目前正在创建一个 Outschool,一个能帮助家长为他们的孩子找到和预订学习类(成长型)活动的平台。

我们讨论了:关闭自己的创业公司,加入一个创业公司,与创始人面谈,面试 Airbnb,从 4 到 500 的增长,离开 Airbnb, 雇佣你的第一位员工。

 

你可以订阅 sub­scribe to The Macro newslet­ter,以便能接收到以后的采访会话。

 


 

克雷格:做为我们此次采访的开场白,能阐述一下你是如何从 Aribnb 离开的吗?

 

尼克:没问题。当时我已经离开了硅谷,虽然已经有了想要进入一个创业世界的想法,但说实话,当时我并不知道关于硅谷或初创公司的任何东西。我只知道我想探索这个世界。

我在2008年冬天的时候,我搬到了旧金山,与此同时,我加入了 YC。在 YC 的工作是一种奇妙的体验,我也因此学会了很多,认识了许多人。

我想,我的 “高水平计划” 只是 “好吧,我要做这个初创项目,我要去做 YC,我要去搭建它的轮廓,这太棒了,这就是我的 A 计划。如果这个计划没有奏效,B 计划就是我希望我能加入一些酷酷的公司,开启我的开创之路。”

 

A计划没有成功。我们在一年后关闭了公司,也就是那时,我开始寻找一些气味相投的创业公司加入。我有野心去加入一个早期的创业公司。我有一个相当高的风险承受能力,但仍然希望能投身一些我更笃定我的努力能够为顾客和用户创造更好价值的事业。

我见过许多早期的初创公司,在一个 YC 的活动上接触到了 Airbnb。我在一个活动中遇见布莱恩,又在另一个活动中遇见了内特,我们之间的交流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克雷格:你有面试过别的公司吗?

 

尼克:是的,我还面试过别的。另一个我面试过的公司是一个益智游戏公司。实际上,我之前在神经科学实验室工作过,并且对该领域有浓厚的兴趣。他们给了我 offer 但是我拒绝掉了,我还不是特别坚定。

 

与此同时,我也在和别人聊一些我能够胜任CTO的初创公司。但同样的,我认为他们太早起,风险太大,我不想用另外一年去重蹈覆辙。然而,Airbnb 当时超级早期,规模超级小,但他们有一个产品,一个在运行中的V1,这个产品正在慢慢见效。我用它作为我的申请过程的一部分,就像“没错,这就是超爽,并且有效。我可以完全想象他有朝一日会占领世界,我想要为之出点力。”

 

 

克雷格:面试的时候是怎样的呢?

尼克:我见到了他们,由于见面太过随意我还犹豫了一天,他们颇有几分“ 懂你 ” 的感觉。我们去了屋顶,进行了一次介绍性的交谈。他们给了我一个编码测试的 “家庭作业”,建立一个基础的 Web 应用程序。他们想要知道,我能否马上成为他们的生产力。

接着,我跟每一位创始人都进行了一对一面试,最后有一个在当时被成为 “啤酒测试” 的东西,也许现在它能有更好的名字。

 

克雷格:Airbnb 的创始人有什么特别之处让你想加入,还是仅仅因为这个产品本身?

尼克:两者兼而有之。我知道我会与三个家伙有非常密切的合作,我必须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并且对与他们的合作充满兴奋。我一直在找寻一个产品、愿景和人我都有兴奋点的交集。

 

克雷格:在初期,多久才有了第二位员工?

尼克:其实不久。他们花了很长时间寻找到了第一位合适的工程师,产品也因此开始增长,“是的,我们需要扩张。”

在我加入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一些销售商了,在极短的时间之后,我们又引进了新的支持承包商。实际上,第二位全职人员差不多是在我之后的一个月到来的。在那一两个月之后,其它的职员也相继到来了。

 

克雷格:当只有你们四个人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环境?

尼克:我们四个人围坐在一个客厅中央的由四个桌子拼成的巨大办公桌周围。

他们作为创始人,他们需要更关注企业的问题。我被引导至了一个工程师的领域,所以我需要关注一个更为具象的领域。但是,对于像产品的问题 - “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或者,“我们做这个怎么样?”,我认为这些问题有很大的共通性。

那时我们每周有产品例会去讨论工作中的进展、挑战、优先级以及相关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协同性相当好的环境。

 

克雷格:你已经到这里几年了,在你任职的这段时间,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尼克:肯定是有影响的。我认为,随着公司的发展,更多的独立业务已经建立。创始人们会专门区分不同的优先级,我和Nate会告诉工程师不同的优先级——我们即将创造什么,连续性如何,如何分配工作。随着公司的发展,早期员工,包括我在内,会在引进新人、制定产品方向、明确公司定位方面承担更大的责任。在我工作的第一年,我只是一个基础的工程师,在第二年成为了产品经理,第三年成为了总经理。

 

克雷格:当你开始管理员工的时候,你对整个公司的看法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尼克:公司的确扩张得很快,我在这个公司三年,当我离开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全球有500多位员工了。去年我还在的时候,因为业务的快速上涨,我们已经开了10多个国际办公点,招了一大波员工。

我更喜欢小公司的氛围,而不是在一个大公司里做主管。我最喜欢 Airbnb 的阶段是当我们只有10、15个人的时候,虽然那时我们也有明确、具体的分工,但整个团队非常亲密并且每个人都清楚的知道我们每天都在推进些什么。整个公司工作氛围非常欢乐,有种未拓荒的狂野的西部的感觉。

 

克雷格:我感受到了在早期员工身上强烈的欲望。他们似乎更喜欢一种 “介于两者之间” 的阶段,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尼克:是的,明白。我正准备说相较于我也在 Clever 工作的体验。我在 Outschool 之前在那里工作过一段时间。我加入他们的时候大概只有20个人,离开的时候大约有80个员工了。我开始有了在这样规模的公司工作的同样的感受,也就是说,Clever 是一个很棒的地方,如果不是我认为已经到了与  Amir 和  Mikhail 建立 Outschool 正确的时机,我还会在 Clever 继续待下去。

 

克雷格:究竟是怎样的契机让你决心离开 Airbnb ?

尼克:没有一个特别的契机。我当时仍然对公司保持着强烈的热情,但公司的规模终归是在扩张。3 年内从 4 到 500 的扩张规模是很混乱的,我对作为大公司的一分子已经没有那么大的热情了。

 

克雷格:在选择加入 Airbnb, 让你成为了一次赢家,你可以试着再赢一次。是什么让你觉得你应该开始自己的事业?

尼克:其实我并不是在之前就决定要加入 Airbnb 。那时我已经经历过 YC 了,我想要开始我自己的事业,但这事业

我认为这些都是因人而异的,有些人会很高兴地挑选一个潜力公司,并且在早期就加入进去,当它成长起来的时候,成为该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这都不是我想要的东西。我想要建立一些从无到有的东西。

 

在 Airbnb 的时候,也是在做一个非常艰难的创造。Airbnb 也是一个非常棒的业务。它是一个非常棒的商业模式,非常有意思、刺激并且浪漫,很少有业务会像它这样。当把它和一些我正在考虑加入和创造的商业进行比较的时候,你会发现其他它非常的艰难。

 

克雷格:我很肯定你在 Airbnb 学到了很多,你是如果把它们运用到 Outschool 里的?

尼克:双向的个人市场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每天我都会把一些相似的处理或者学到的东西运用到 Outschool 上。

在产品、市场动态和组织成长方面,每天都在学以致用,实际上,在 Clever 的工作也是一段奇妙的经历,它证明了当公司的文化和路径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情况下,也能成为一个高速发展的公司。这对我来说学到了一个很好经验,我很庆幸我在开创新公司之前学到了这些。

 

克雷格:你已经雇佣了你的第一位员工了吗?

尼克:我正在寻找中。

 

克雷格:你现在做什么?进展如何?

尼克:这完全取决于你如何优化每一次的招聘。Airbnb 有非常细致的去做这样的优化,但在最开始招聘我的时候也是非常艰难的,之后的几位早期员工也是一样。我们非常细致的审查,同时你又会希望尽早的招聘到第一位员工。我现在所做的事和这就非常的类似。

 

克雷格:你已经有目标人选了吗?

尼克:我有两个岗位:客户增长和工程师。我希望招到这样两个角色并且已经有了不错的反响。我们在面试上都是亲力亲为,真希望我们能在几周内完成招聘,而不是几个月。

 

克雷格:你在雇佣第一个员工时,会看重什么?

尼克:我希望寻找的第一位员工应该是能够适应动荡的环境以及乐于拥抱变化的。他需要了解到公司每周都有可能发生的改变,你必须乐于接受这些改变,或是一些并不奏效的结果。

我也希望有人愿意帮助一个公司从无到有的建立,兴奋于能够亲手创造一个企业,而不是那些仅仅想要找一个谋生工作的人。

某种程度上,对于任何的岗位我们都是很严格的,必须要有独立的技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因为我们并不能顾及到所有的事。

在这基础上,我们在寻找的伙伴,希望他能够完成 9-5 个任务。

 

克雷格:如果某人想要寻找一个公司并希望成为他们的第一位员工,他应该知道些什么?

尼克: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想着大多与他们公司所处的行业和所做的事情相关。我在加入Airbnb 时,已经有了非常显著的增长曲线,整个公司扩张得十分迅速。如果我在更早的时候加入就会完全不同,那意味着我们会花整整一年的时间纠结于产品和市场的契合点,并且不会再雇佣别的员工。

不同的事会对应着不同的关系。YC 公司里,创始人和员工的角色会有相当大的差异。创始人更多的会思考整个企业层面的事物,以及不同类型的问题。而每个具体的员工会着力去解决不同具体的问题。

 

克雷格:作为加入公司的第一位员工,应该如何制定和管理自己的期望值?

尼克:总的来说,这是件风险系数很高的事。通常需要在公司走上正确的道路,有了很好的增长曲线之后,才能尝到甜头。对于非常早期的员工来说,这些都是不明朗的,更无法预知半年或是一年之后公司会发展成什么样。

我认为,任何在寻求早期员工职位的人,需要有乐于接受高风险的心态,以及对于早期诸如打理公司的各个方面,清晰的看到各个环节等早期特有的福利感到兴奋。同样的,当团队只有 4-10 个人的时候,你会感受到亲密无间的团队协作、拓荒西部的快感、扁平化的流程以及对任何变化的快速响应。

 

克雷格:当回首 Airbnb 的时候,你是怎样的心情?

尼克:能在那个时候与 Airbnb 产生联系,是我至今都难以置信的幸运。那是我成长中一段奇妙的体验,我渴望着能够再有这样的经历。

 

直到采访的时候,Outschool 已经招聘到了他们的第一位员工。

 

看完有所感触吗?来聊一聊你是公司里的第几号员工吧?

 

评论(0)
阅读(307)
文章评论

请您,再发表提问